欢迎来到 - 威尼斯电话,【18469686668】威尼斯客服,【13099629900】威尼斯热线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思念日记 >

一名普通网警的抗洪日记(3)

时间:2020-08-07 11:36 点击:
抗洪日记 7月22日 共看双白鬓,孤云一骑轻 我与老戴的结识是在今年五月份的那一次长江禁捕统一行动中,没想到两个多月后,我们又因为防汛走到了一起,让我对老戴


抗洪日记
7月22日
共看双白鬓,孤云一骑轻
我与老戴的结识是在今年五月份的那一次长江禁捕统一行动中,没想到两个多月后,我们又因为防汛走到了一起,让我对老戴又多了一层认识。
位于长江西岸的土桥,历史上曾是一座古镇,繁华的小轮码头,把一个个有梦的青年送去了大城市,直到铜陵长江大桥的正式开通,才使得这里曾经繁忙的水运突然之间消停下来。在后来的区划调整中,土桥镇并入牛埠镇,正式成为了一个社区。而原来的土桥派出所,就变成了一个警务室。
土桥警务室管着一个社区、三个村,共两万余人,基本上就是过去土桥镇的区域。可是由于缺少警力,警务室仅有一名辅警,驻扎在原来土桥派出所三层楼的空房子里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一个人的警务室。而老戴,就是警务室唯一驻点的人。
今年55岁的他,从19 岁开始就是新民洲的村主任,从连日来与他进村共同劝离群众的经历,我看出他是一个群众工作能力极强的人,见谁都熟,见谁都会主动打个招呼,说上几句体己的话。那些手中拿锹和在江边洗拖把的,也都会回他以满面笑容,说出蟹塘里和玉米棒遭受暴雨后倒塌的糟心事。关于这些家长里短,老戴都会记在心里,再遇到他们,就会多问两句,能够帮忙解决的,他绝不推三阻四。原来好人缘,都是平时积累的。
79岁的李阿婆说起自己的儿子时,总是不时地用衣角擦一擦已经干涩的双眼。她已经有差不多一个星期没有见着自己的儿子了,心里是担心,也有挂念。她担心的是今年已经50岁的儿子,因为精神有问题在安定医院没有人照料;她挂念的是一到晚上,儿子是不是会叫娘,叫得她的心一直疼。
李阿婆的身体很是不好,她知道自己照顾不了儿子的一生,但是有生之年,还是想尽量多地陪一下他,真是自己与老伴都走了,也只好把他一个人扔在新民洲,不再管他了。说着,李阿婆开始抽噎起来。
从李阿婆挪开的衣袖中,我看见了她双眼布满的血丝,整个人都瘦脱成皮包骨头了,却仍然在强撑着。将李阿婆的儿子转移到指定医院,这其实是社区干部的无奈之举,为大局计,则是老夫妻对政府紧急转移令的支持。可是,思念一旦久抑,必然成疾,李阿婆住进了社区诊所。
从老戴的嘴里听到了儿子的消息,尤其是知道儿子在医院里还被带着跑步和照顾得算是妥帖时,李阿婆一颗悬着的心才毫无痕迹地放下了。
前几日,听说安置点一个精神病患者情绪异常还骂人,动辄翻安置点的院墙,给集中安置工作带来困扰。老戴过去后,那人就主动将双手合十并放在裤腰带前,没有一丁点对抗。要不是老戴常常深入辖区,与老百姓情同鱼水,也建立起了自己的威严,那万不能做到这一点的。我在心里开始佩服起老戴来,这个警务室里唯一的辅警。
每家每户,老戴都十分熟悉,房子在哪,都有哪些人,儿女们现居,家里养了啥,他也能一一还原出来。尽管他并不是这里的扶贫干部,也尽管他只是警务室里的一名普通辅警,可是经他手处理的纠纷,不仅是单纯的事件本身,连矛盾也都一起化解了。这才是真本事。
所以,在新民洲驻点防汛的这几天,我一直选择与他一道,巡堤查险,入户排遗,既为学习,也为体验一下警务室的日常,顺便跟在他后面,尝一尝村民们递过来的刚蒸熟的半截玉米棒,就着江风,嚼出甘甜来……
7月24日
青青天接水,化作男儿泪
一直驻点在牛埠镇的青山圩和新民洲,本以为只有长江的汛情严峻,没想到近一段时间来,无为本地却有多个圩堤没有经受住洪水长时间的浸泡,以致多地破圩或漫堤,成为了一片汪洋,而前河圩就是其中之一。
前河村位于无为市最西南的昆山镇,一个处处流传着红色故事的地方。她不仅拥有芜湖市最高峰的三公山,更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宜居宜游之地,纯朴是山里人的本质,勤劳是水乡人的风景,前河村村民的质朴却是掷地有声的。
可是今年,他们却正在承受着一场洪灾,几乎是在一夜之间,这里的前河圩就成了白茫茫的一片。当辖区派出所的所长告知我这一切的时候,我就一直在心里惦记着。在与到岗的同事交接完在新民洲的驻点防汛任务后,24日上午,我一刻不停地来到了前河村,来到了前河圩的受灾现场。
真的,要不是早前我对前河圩地形的大概了解,见到了这里平静的水、朦胧的山和萦绕在山峦间的重重云烟,任是谁,都会被这样的美景所折服,惊叹于这里真真切切的水天一色的。
远处隐隐约约的,是被淹至窗户的房屋,还有被大水冲毁的鸡舍,电线杆已被淹了半截,只有飞鸟可以来回自由的穿梭。被大水淹掉的除了这些可以看得见的,还有数千亩看不见的农田,那些刚刚抽穗的庄稼,连个透绿的机会都没有,却在瞬间被浪花击倒。没有来得及带走的扁担、塑料桶和几个空的化肥袋子,被大水冲到了岸边,混杂于漂浮的水草中,让人想见,这一定是一场来不及躲避的灾难。
小王是一个八零后,今年刚投资六七十万承包了一个近200亩的水塘,这一次,却也被夷为平镜。站在圩埂上,他跟我说,圩破的时候,他就站在豁口处,当看到鱼群逆水而上时,他几乎就要哭出来。他试着用竹杆去赶,扯破了嗓子去唤,“挽留”却也只是徒劳。小王这样平静地说。
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,小王的这一份平静一定是经过煎熬和反复折磨的,虽没有过度的悲伤,脸上却都像霜打过的,是悲伤之后复归平静的满面愁容,略带尚存的一点点年轻人的朝气。我只好劝他振作,用我的经历安慰着他,却不能丝毫化解他创业初始时迎头一棒的万分之一。

一名普通网警的抗洪日记(3)


一样遭灾的还有淹没于水底下的螃蟹塘,那里仅露出一扇窗户的蓝色的简易棚和插在水里的一根根树杆。也许,你看到的只是浩瀚之中的那一点点蓝,看不出的却是那没搬出的食料被锁在屋里自由地漂泊,撞得小屋有轻微的晃动,心也被撞出丝丝的血印。
小王说,看到鱼群往外游,为了减轻损失,他又花了十多万围着鱼塘的边界拉了拦网。这回总算是放心了,可是往日成群的鱼塘,现在只是偶尔泛起水花,他又开始急了。其实,现在再来,小王已经没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,他只是坚持每天在圩埂上走一走,再坐一坐。“一个八零后,却如一个老汉,蹲坐于泥地上,这样的场景,总让人看不下去”,我与一道来的同事说。
等我再次来到位于长江边的新民洲,与社区干部说了小王的事,他们也都很同情。社区潘书记是个养鱼专业户,他主动拨通了小王的电话,问了他鱼塘受灾的基本情况。回城的路上,小王的脸比来时好看了些……
来源:公安部网安局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